樊振(已毕业)的博客

读王开岭《每个故乡都在消逝》有感
作者:樊振分类:书香怡人发表时间:2019-08-04浏览次数:112

“城门内的,未必是城市人。
    城市人,即高度“市”化、以复杂和厚黑为能、以搏弈和争夺见长的人
    20世纪前,虽早早有了城墙,有了集市,但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骨子里仍住着草木味儿。
    古代商铺,大清早就挂出两面幌子,一书“童叟无欺”,一撰“言不二价”。
    一热一冷。我尤喜第二幅的脾气,有点牛,但以货真价实自居。它严厉得让人信任,傲慢得给人以安全感。
    如今,大街上到处跌水促销、跳楼甩卖,到处喜笑颜开的优惠卡、打折券,反让人觉得笑里藏刀、不怀好意。
    
前者是草木味,后者是荤腥味。
    
老北京一酱肉铺子,名“月盛斋”,尤其“五香酱牛肉”
,火了近两百年。它有俩规矩:羊须是内蒙草原的上等羊,为保质量,每天仅炖两锅。

    有一年,张中行去天津,路过杨村,闻一家糕点有名,兴冲冲赶去,答无卖,为什么?没收上来好大米。张先生纳闷,普通米不也成吗,总比歇业强啊?伙计很干http://5utk.ks5u.com/user/html/html2015/2015-2-25/LIOX8-VvLjmwaJ-2015225163213.005.png脆,不成,祖上有规http://5utk.ks5u.com/user/html/html2015/2015-2-25/LIOX8-VvLjmwaJ-2015225163213.014.png矩。
    
我想,这祖上规矩,这死心眼的犟,就是“乡下人”的涵义。
    重温以上旧事,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草木味。

                                           ——王开岭《每个故乡都在消逝》

 

 

 

  我在想,是否有必要,为了写一件事物而将另一件事物极度地贬低?无论怎样看,作者在此处写下的字句都具有强烈的主观情感。我无法透过这样的文字去窥望作者的内心,因为这样的文字为我所不能理解。

  他所讲的“乡下人太虚;他讲的“城里人”也很假。单看这篇文章,仿佛整个世界的淳朴都让乡下人得了去,而所有的污浊都归了城里人——那还了得?

 

 

不过,像自己这样钻牛角尖也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但至少有一点是明了的:作者为了表现乡下人的真善美,特地从城里人身上扣下假恶丑做对比,这种对比实在太过强烈,以至于让人觉得做作。这样的写法我最终还是觉得应该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