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振(已毕业)的博客

转载一篇读后感
作者:樊振分类:天下杂烩发表时间:2019-08-04浏览次数:128

“她是大家的女神,喀秋莎女神!
  一天黎明,不幸发生了——
  当3个德军俘虏被押进隐蔽所时,我突然看见,她,无线电报务员韦罗奇卡,慢慢地,被吓呆似的,一只手扶着炮弹箱,从电台旁站起。当其中一个献媚着冲她笑时,她的脸猛一哆嗦,接着,她面色苍白,咬着嘴唇走向那个俘虏,仿佛在半昏迷的状态中,她侧身解开了腰间那支瓦尔特手枪的小皮套
  一声闷响,惨叫,倒下。
  她全身颤抖……双手掐住喉咙,恨不得把自己掐死,歇斯底里地哭着,抽搐着,喊叫着,在地上打起滚来。她清楚地认得他——一个侵略者,该死的!一个该被毫不犹豫诅咒的人。而作为俘虏,一个无法再对别人构成伤害的人,他却是陌生的。现在,这个陌生人遭
到了袭击,即将死掉。
  她骤然变了。温柔变成了粗野,恬静变成了狂暴,小溪发起了洪水……那枪声无情地洗劫了她的美,惊飞了她身上的某种气质,也吓傻了所有对她暗恋和憧憬的人,仿佛瓷瓶褪去了最珍贵的光芒,沦为色泽暗淡的糙坯……
  大家痛心地看到:一盏曾多么明澈的灯,正在被体内的浓烟吞噬,像一只发疯的动物在自我肉搏。这绝非战斗,而是撕咬,是发泄,是报复。
  她成了一个病人,让人怜悯的病人。她甚至有了一副敌人的模样——那种凶悍的模样。
  此时此刻,这位苗条的、蓝眼睛的姑娘在我们面前完全成了另一副样子,这副样子无情地破坏了她以往的一种东西……从此,我们对她共同怀有的少年之恋,被一种嫌恶的怜悯情绪代替了。
  愤怒,像一股毒素,会顷刻间改变一个女人的仪容,会将光洁的脸孔拧出皱纹,让安然的额头失去端庄。
  
 她不再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不再是一名战士——战士是不会向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开枪的。她破坏了子弹的纪律,背叛了武器的纯洁性。现在,她只剩下了一个身份:复仇者。”

                                                    ——王开岭《女性气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3eb9cd0102uwh8.html

作者:石头

摘抄:

文中无线电报务员韦罗奇卡的事例,只能证明战争是头怪兽。也许正常生活中,那四名德国兵还是“绅士”呢!这头怪兽首先毁了那四名德国兵,把他们变成了怪兽,继而毁了韦罗奇卡。

 

战争是残酷的,而经历战争的人,那怕是亲身经历战争的人对战争残酷性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在战争中受到的创伤也是不一样的。这正如战场上远距离射击杀敌和近距离格杀敌人对人心灵造成的冲击不一样。

 

我们对战争的感受,仅仅是一名“看客”的感受,无法体会战争对韦罗奇卡的伤害,作者也不例外。“从此,我们对她怀有的少年之恋,被一种嫌厌的怜悯情绪代替了。”这种态度,对韦罗奇卡——一位深受伤害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1944年,母亲和我回到莫斯科。在哪里,我才第一次有机会看到敌人。没记错的话,那是25000名德国俘虏,排成一长列,通过首都的街道。”……母亲们给俘虏面包,香烟,……给这些夺走了她们的父亲、丈夫、兄弟、儿子的人面包、香烟。试想,如果有一位女人认出了亲眼看见杀死自己父亲、丈夫、兄弟或者儿子的俘虏,她还会这样做吗?

 

韦罗奇卡的事例来看,恰恰是战争毁了她的“和平气质”,这是战争造成的悲剧。在遇见德国俘虏之前,她在战场上努力工作,正是在保护更多的女人,不让她们身上的“和平气质”遭到破坏。这也许是另一层面战争爆发的原因,单方面是打不起仗来的。

 

因此,她向德国俘虏开的一枪,只能说是一个悲剧,是战争造成的悲剧。我们应该宽容她、原谅她!倡导原谅罪孽深重的俘虏的人,绝不该简单地赞同“她向那个德国人开的一枪,击毙了自己的天真柔弱、温情和纯洁……”这一说法。